球探数据小说阅读网 >球探数据都市小说> 萌妻十八岁 > 第七百七十一章 缺德
    护士姐姐一脸幽怨,不耐烦地说道:“姚先生,你们玩,可以选别的地方,医生这种地方不是闹着玩的,车祸也不是随意拿来开玩笑的。注意点!下不为例!赶紧带你的女朋友离开!”

    “护士姐姐,别那么凶嘛!就是开一个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护士姐姐扭过头,不搭理姚之航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一点也不懂规矩,一点也不严肃!

    几乎在浪费医生的时间,这般孙子,泡一个女人,也如此大动干戈,吃饱了撑的!

    护士姐姐不想跟他白费唇舌!

    姚之航依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说着谢谢,拜拜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姚之航低头,看着童小颜,她晕倒的样子还挺可爱的,姚之航很想吻她,当他的嘴唇就要触碰到她的……

    “姚之航!好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不解风情的声音响起。这个声音,不是别人的,而是程瑞的。

    姚之航扫兴地抬头,大声说道:“叫什么叫?男人婆,没有看见我们正在亲热吗?”

    姚之航说完,气不打一出来,抱起童小颜,往医院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姚之航将童小颜放进了他的好车里,自己也坐了上去,看向驾驶室,怒吼:“赶紧开车!”

    “怒吼什么呀?我可是帮你圆谎来的,帮着你追求女朋友,还对我不客气?狼心狗肺!”

    程瑞没有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姚之航一向心善,意识到自己利用了程瑞,连一句谢谢也没有,还是有一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程瑞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姚之航生硬地回道,明显,程瑞并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姚之航,人家在我家里睡得好好的,被你叫醒了,还要我帮你打电话,帮你开车,帮着你追女朋友。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我也爱你,并不比其他的女人爱你得少,至于童小颜,她爱你吗?”

    程瑞满腹牢骚,姚之航不知道她总是数落,到底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童小颜这么担心他,怎么会不喜欢?

    童小颜刚刚明明说过喜欢他!

    “程瑞,童小颜喜欢我,不然,我以为不会想着用出车祸来逼着她说出来。我想,我已经找到真爱了。童小颜就是我的真爱!”

    第一次,姚之航闷骚地表达一个意思,男人一旦爱上了一个女人,他会变得像一个诗人,一辈子为这个女人装作一个忧郁的诗人,一辈子为他的女人写诗,比如说姚之航,在向童小颜表白的那一刻起,他的开朗活泼俏皮全都不见了,他变得像一个神经病一样,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程瑞算是看透了,男人都一样,也就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心里,还是觉得姚之航很好,程瑞还是喜欢这个装作忧郁的阳光灿烂的暖男。

    “姚之航,祝贺你,找到了真爱。如果,有那么一天,童小颜离你而去,我不在乎退而求其次。”

    姚之航非常的确信,他爱的人并不是承认,他爱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学院路贫民窟的那个被姚家地称之为小贱人的那个童小颜。

    他爱的就是他,他对其他的女孩子,一点感觉也没有眼前这个成绩,无论他怎么表白,无论他写出什么样的真诚的态度,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,他既是万般无奈的大上来,万般无奈的贴上来,他死不要脸的倒贴过来,都是没有用的。姚志涵觉得,爱一个人,爱一个女人,就要全心全意,这是他多了一个圈子,才想通的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姚之航觉得,既然他不爱这个成人,既然他不爱这个女人,那么他就不要跟这个女人也希望,既然他对这个女的一点意思,也没有,那他就不会给这个女人一丝丝的,希望。

    他心里非常的确信,他爱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童小姐,如果同学已经拒绝他,他也没有关系,它可以但他他愿意退而求其次。就像城里对她的感情是一样的承认愿意退而求其次,姚子涵自己,他也愿意退而求其次。爱情就是这么的贱,他愿意作为一个贱人一样的等待对方的施舍。

    它可以卑微他可以卑微到尘埃里,然后让自己慢慢地慢慢地开出花儿来。

    程瑞有一些不高兴,他觉得自己也太没面子了。他觉得第一次向一个男人表白,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,就被她拒绝了,试衣间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女人,拿得起放得下,他的内心是强大的,他一点也不会哭,不会闹。他也不会删掉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要是还觉得,他的心里还好受一点,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觉得还不至于觉得很对不起眼前的这个女孩似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女孩把他当成的初恋,对于初恋的感情,他是非常的珍惜的,就像吸着你,吸着,你也是把它当成的初恋。

    姚之航都不知道何德何能,这么多女孩子对他有意思。把它当成的初恋。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,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非常欣慰的事情。只不过,姚子涵觉得,他对不起所以的初恋,至少他觉得对不起那些把他当成初恋的女孩子的感情。因为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把他的爱分成好几份,就像生他的思想一样,分给每一位把他当初恋的女孩子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那他真的是成为花心大萝卜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比较爱干净,虽然他看起来有点色。虽然看他看起来比较想花心大萝卜,但实际上他是很专一。

    “程瑞,对不起。非常对不起!我不能答应你的表白,因为我心中有喜欢的女孩子。我不能对你撒谎,我不能说我不喜欢童小姐。我也不能说我不,我不喜欢他,因为我真的是很喜欢他。用我真的是爱他。虽然他住在贫民窟里,虽然他一点也不张扬,但是实际上,你也知道,他是同校的大小姐。正因为这一点,他既是其实是同校的,大小姐,他还是不张扬。我就喜欢他这种低调的人格,我不是因为他是大小姐喜欢他,我只是喜欢他这种低调。因为这点低调,我比同学时代更喜欢他了,我比高中时代更加的爱她了。”

    姚之航像一个花痴一般诉说着。陈瑞听得心里非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在一个触电的面前,他居然第二在再而三地说,喜欢另外一个女人,虽然这个世界事实上,所有人都知道他对同小燕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但是这也当着面说了好几次,一次不告诉第二次。第二次不过是第三次。说来说去,总归离不开一个字一句话,就是爱就是喜欢,就是他喜欢童小姐,就是他喜欢他的高中同学同小燕。就是说那个女人有多么的好,那个女人有多么值得他爱对吧?这样的男人,留长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陈瑞想到这里,脸拉了下来,她非常的不开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像傻子一样的姚志涵。他一点也没有明白承认内心的感受。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心里非常的难受。他还觉得飘飘然的,这部的女孩子能够把他当成是初恋,他觉得心里非常的好受。他觉得自己不得了呢?是吧?

    他一定一定会要飘起来了,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女孩子把他当成初恋就不得了,不要说第二个女孩子把它当成初恋,那还得了?

    现在到现在为止,已经是第三个女孩子,把它当成初恋的。

    至少要致函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一定是姚之航感染了,程瑞也变得像一个诗人。

    程瑞的话未免也太煽情了。

    姚之航居然有一些心动,连他自己也不懂,自己动的是哪门子心。

    反正姚之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知道,他有一百个人理由不爱她,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程瑞,你是一个好女孩,一定会遇见一个爱你的男生,只不过,这个男生他不是我,永远不可能是我。我爱的人,是童小颜——”

    姚之航的话音未落,程瑞便打断了他的话,程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:“姚之航,你的话,也就是现在有用,之前不也是爱着童小颜吗?为什么又和习珍妮混在一起了呢?”

    程瑞想表达什么意思,她几个意思?!

    她是说我三心二意?挡着童小颜的面说?

    姚之航有一些紧张,低头,看着童小颜,还好,童小颜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。

    要是被童小颜听见了,她怎么想?童小颜会怎么想?

    她也会认为,这个姚之航三心二意?

    不行!一定要程瑞滚蛋!

    “程瑞,既然你觉得我三心二意的,你就不要对我有着幻想。”

    姚之航说得也太认真了,跟他平时阳光灿烂的形象一点也不搭!

    程瑞似乎也不是自己,没好气地回答道:“好呀,姚之航,你就过河拆桥吧!快到了,你带着童小颜回家吧!”

    程瑞将车子停在学院路童小颜家楼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姚之航说了一句硬生生的话,推开了车门,下车,抱起童小颜,往楼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程瑞装作很平静地发动了车子,踩着油门,眼睛却看着后视镜,看着后视镜里面的姚之航,这个她一直心仪已久的男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选择一个不爱他的男人?

    难道姚之航那么蠢,出车祸了,作为朋友跑过看看,不正常吗?紧急情况下,恐怕不是爱,也可能是心善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渐渐地,姚之航消失在后视镜里面。

    程瑞垂下了眼帘,一刻泪水,滑落而下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的姚之航,满脸笑意,背着一生所爱,踏上了昏暗,但是温暖的熟悉的楼梯间。

    来到童小颜的家门前,已经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姚之航的体力原本就不行,完了还背着一个人,他吃得消吗?

    终于挣扎着,到了,扬起手,敲响了大门。

    门响了两声,立马打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卓秦风!”

    姚之航一抬头之间,发现一个讨厌的人,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一张恶心的脸,出现在童小颜的家里。

    卓秦风在这里噶啊?

    “小颜怎么了?姚之航,你对童小颜坐了什么?!”

    卓秦风锐利地瞪着姚之航的浑身上下,卓秦风凶狠的眼神,似乎告诉姚之航,要是欺负了我的女人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表哥,你要这样子说话吧?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我,你觉得对吗?没有人欺负童小颜,我永远不可能伤害童小颜,只有保护她,呵护她,不像你,想着法儿折磨她。”

    姚之航一边气喘吁吁地说话,一边小心翼翼将童小颜放在了沙发里。

    然后挨着童小颜的头,坐下了。

    姚之航抬头,用白眼瞪着卓秦风,他来这里干嘛?

    原本,姚之航只希望,只有他一个人在童小颜的身边,这个不识相的卓秦风,什么时候离开?

    “卓秦风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姚之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对卓秦风厌恶至极。

    卓秦风不紧不慢,看了看他,轻蔑地,说道:“这里是我的家,怎么啦?回自己家里,还要理由吗?最关键的是,呆在自己家里,好要征求一个外人的意见吗?”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?!家里?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,他是说童小颜的家是他的家里?死不要脸的男人!

    姚之航见过不要脸的,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。

    姚之航站了起来,靠近了卓秦风,看着他的脸,姚之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了一阵,完了之后,双手搭在卓秦风的肩膀上,又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直到童玥和翠儿,以及老太太出来了,将童小颜弄回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姚之航这才止住了笑声不断,松开了卓秦风的肩膀,嘲笑般,说道:“卓秦风,为什么说这里是你的家?解释一下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不要脸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姚之航脸上的笑容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,变得僵硬,他的心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而卓秦风却相反,冷冰冰的脸,此刻,变得和善,他的心变得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当然我的家,因为有童小颜在这里。有童小颜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卓秦风很平静,也很自信,说着一句朴实的话语。

    姚之航“呃嗯”了一声,脸上有浮现了笑容,轻蔑地回答道:“卓秦风,你恐怕搞错了,在我家里,你和任菲菲结婚了!”

    结婚了?

    听见这个,童玥、老太太、翠儿、欧阳志颖,一屋子人,全部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结婚了?!”

    老太太往沙发里一坐,扬起拐杖,用力敲打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姚之航这下子得意了,偷看了一下卓秦风的脸,小脸萌劲了呢。

    我倒要看看,你卓秦风这一关,怎么闯?!

    老太太的问话,代表所有人的观点。

    卓秦风不得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个,外婆,不是这样的,我被姚佳丽便过去的,姚佳丽用自己的死讯,骗我出席别墅里的我婚礼,我和任菲菲,并没有领证,也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“用死讯骗自己的儿子?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吗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讽刺般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地事情也有?

    “太缺德了!”

    翠儿也恨得牙齿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荒唐!姚佳丽怎么敢这样的事情?不可思议!姚佳丽在外面的形象那么好,怎么可能欺骗自己地儿子呢?”

    童玥很震惊,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她一直知道姚佳丽傲慢,但是没有想到,姚佳丽做事情一点底线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个你就不知道了,姚佳丽老师这叫诈尸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诈尸?猴孩子,还不睡觉去?小心明天起不来,我打你哦!”

    童玥拍打了一下欧阳志颖的头,欧阳志颖像泥鳅一样溜走了,趴下房间门口,欧阳志颖扶门框,朝客厅里的人坐了一个鬼脸嘟嘟,便躲进了房间里。

/151965/63880698.html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zjgywsy.com 球探数据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jgywsy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