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山府君接过那件黑袍,抻开仔细打量了一番上面的黑色铭文,确认无误后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见他将这黑袍按在了身前黑色轮盘之上,那明明是实质的黑袍顿时融化,渗入了其中,而原本鳞次栉比阴司建筑群中,一片黑色地狱显化而出,悬在阴司之上,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恐怖鬼物,望着阴司,目光中充满贪婪;那些阴司的官差们也并未感受到震撼,当先站出了一位穿着大红袍的高大判官,朱笔勾画轻点,井然有序地派出鬼差,阴兵进驻那地狱,围剿鬼物。

    这些只是表象。

    远远一看,李白便能够感觉到这阴间的气息变得更完整,与王者世界里的扶桑地狱几乎没多大区别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泰山府君塑造阴间秩序的完成度得到了增加,那黑袍虽然不知究竟是什么个玩意儿,但对泰山府君的用处绝对非凡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会那么痛快答应自己的要求,跟“完成阴间架构”这种涉及其大道根本的事情相比,一柄仙剑实在算不得多贵重。

    而且阴司的完成度增加,这似乎减轻了泰山府君的压力,使得他被压制的力量解锁了一部分,气息变得越发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李白面无表情道:“恭喜府君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泰山府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面无表情的青衫剑仙,充满威严的金色双目稍稍眯起:“现在你可未必还能跟本尊拼个两败俱伤,你就不怕我赖账?”

    李白面无表情道:“你们这些大神不都讲究因果一说吗?欠了我的债你不还,这因果可就大了,有朝一日,我直接杀上泰山或者闹你那阴司一个鸡犬不宁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府君气得脑壳疼。

    “狂妄,泰山为九州之脊,五岳之首,又有本尊亲自坐镇,岂是你孤身一人所能撼动的,现在不过是本尊不愿同你计较罢了,你还来劲了!”

    李白后退了一步,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,敌意尽消。

    “一介剑修,别无长物,比不得其余修士金贵,只能舍得一身剐,若是瞻前顾后也走不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修道是要耗费财帛的,俗话说“无财不足以养道”。

    财侣法地,修真四要中“财”排首位,因为各门各派的修行法在吞吐天地灵气时,都需要一些丹药,宝物之类的进行辅助。

    那种没有外力相助的,枯坐山峰几百年,一朝顿悟,境界突飞猛进的那是稀世奇才;而事实上那种天才要是有丹药辅助,只会进步地更快。

    其余门派的修真者缺钱了,要么有发丘卸岭的本事,寻幽探秘,发掘宝物;要么有呼风唤雨之能,帮助凡人方国部族祈福风调雨顺,换取报酬;要么能制符炼器,一手独家技术,赚得盆满钵满还被嫌弃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唯独剑修,除了打架杀人,基本上就属于屁都不会的那种了,当然李白不算,他的剑修传承都是自己从商城里选购的

    泰山府君一阵无奈,似有些头疼,他道:“就只为了一把仙剑,何至于此,我堂堂泰山府君,东岳大帝,就那么像空手套白狼的无耻之徒?再者说了,若我真不讲道理,而且没处于这种状态,全力施为跟你拼个你死我伤,你岂不是大亏特亏?”

    李白轻笑道:“那纯粹是你的态度有问题了,你要是好好说话,我一开心,这玩意儿直接送你也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泰山府君一阵蛋疼,他怎么也是天底下数得着的大神了,你一个在两界之中籍籍无名的剑仙,我稍稍自恃点身份很过分吗?

    就是比岁数,本尊也比你年长不知多少轮呢!

    泰山府君感觉自己已经懒得和这厮废话了,干脆道:“好了,那么你现在是随我去泰山取你的仙剑还是怎样?”

    李白摇头道:“先放着吧,过一段时间我再登门拜访府君大神,若那剑真是好剑,大灾将至,自然少不了它饮血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又提及“大灾”二字,泰山府君的神情略有些变化:“你的实力确实比我想象中的强出一截,但是你要知道,大厦将倾之时,不是所有人都想着要填补这个窟窿的,想要顺水推舟,从中牟利者数不胜数,这叫顺应时势而为,你这样做,没有意义,你救不了多少人,也改变不了什么,甚至连你自己都会搭进去;人道太小,看远一点,你年纪不大,成就却不小,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一位强大的仙尊崛起,而不是无名小卒的陨落。”

    李白的神情微变,可以看出对方这番话确实是肺腑之言,他好笑道:“你刚还不看我挺不顺眼的吗?”

    府君大人脸色尴尬道:“当然,现在看你也挺不顺眼。我只是觉得世间傻子太少,能活的久一点的傻子更少,你猜猜我最希望看到的场景是什么?就是你这样一个愣头青按着你帮高高在上的仙神脑袋一顿暴揍,就俩字——解气!”

    李白笑道:“嘿,你这东岳大帝也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府君大佬也笑了:“怎么个有意思法儿?”

    李白道:“有那么点剑修的意思,怎样,要帮我拯救人间吗?你享用了这么多年人间的香火祭祀,大灾当前,只想着保全自己,心里怎么也会有点过意不去吧。”

    泰山府君神情有些复杂,他摇头道:“你不懂,我做的事,本身就是在拯救人间,你我早就是殊途同归了;而且等到事情真正发生了,你才会发现,你的方法没有多大意义;剑修靠手中的剑说话,但你的剑虽然锋利,但还差点意思,所以你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也要做做看,实在不行的话再谈放弃吧——至于你说的你已经在做了,是开辟阴间,缔造阴司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今世道,人鬼不分,生死间全无秩序,我立下阴司,能让凡间游荡的阴物减少,鬼魂得以投胎,人间的新生儿也会自然而然地增多。”

    李白点头:“的确是功在当下,利在千秋的好事;既然如此,我就不打扰了,请便。”

    泰山府君点了点头,道:“嗯,我在泰山等你到来。”

    言罢,身形顿时化作一道金光,直奔东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李白驻足看了一会儿,心道这泰山府君的遁术还挺厉害,比自己全力施展御剑飞行都快出了一倍有余,果然是有排面的大神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整个程国城内,唯一一个幸存者,顿感麻烦。

    救人救到底,把这小妞儿丢在原地这种事他干不来,可他又实在不想带着一拖油瓶,再者说了,这女人全国同族都死了个干净,到时候醒来肯定又要哭哭啼啼,情有可原——但还是有点烦。

/140540/63880713.html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zjgywsy.com 球探数据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jgywsy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